PA_夏日十字路口

米英奥洪东欧异色|仅提及不作预警|

【米英】Drunk or Dear (三)

*本家26话醉酒梗

*给 @V.尘 小天使的,没有小天使就没有更新

*更一点点,因为上中下截止不了所以改成数字排序

 

直至次日天色大亮,眩目的阳光伴着清亮鸟鸣从屋顶窗穿进室内,虽身为伟大的国家意识但仍然会为宿醉所困扰的,状态不佳的大英帝国终于恢复了神智,挣扎着从舒适得像是有引力场的沙发上爬了起来。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过了九点,在用行动电话先联络过自家的官员后,亚瑟收起手机,顺势打量起房间的布置。

 

浅浮雕花纹深色木质护壁板,带辐条的宽大玻璃窗,复古砖砌壁炉和光照充足的客厅,从布局到装饰都让他对这栋陌生的房子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大概因为这是都铎复兴风格(注1)的关系吧。亚瑟知道这种建筑在20世纪的北美盛行过一段时间(事实上美国的住宅流行过包括法式和西班牙风在内的各种风格,但多数来自于英格兰),在某些旧街区存在一些这样的别墅也不足为奇,只是让他有些惊讶的是美国会保留着这样一个私宅,和明显不符合那家伙一向追求新奇快(不怎么高的)品位的是,这里从室内到户外都带着复古的设计气息,从窗口望出去,精心打理过的花园也充满生机,当然那明显是出自专职园丁,而绝非美国本人之手的成果。

 

对了,提到美国……这里出乎意料地安静,那个整天吵吵嚷嚷的美国不在么?

 

他试图在脑海里翻找相关的记忆,并选择性地无视掉偶尔闪过的有失形象的画面,记得昨天在酒吧以套取对方新财政政策消息为目的的“后续会谈”(不出所料地)以失败告终,从第七还是第八杯开始的印象就开始逐渐变得支离破碎,而那之后因为太晚没有联系勤务人员,又由于种种原因临时借住到了美国这个住所,自己实在太困而不小心在门口长椅上睡了过去,再然后是———呃……

 

 “…没有的吧,那种事…”

 

用手托着仍然有些昏沉的额头,亚瑟困惑地、不确定地小声嘀咕着,毕竟那太不像是美国会做出的举动不是吗?若说是愚人节的恶作剧,时间又错了好几个月(他可不像某只青蛙一样不看日历),那么,一定是酒精让美国变得神志不清了吧……就是这样。以前怎么没发现他喝醉了有乱亲人这么麻烦的癖好?不过也不算太奇怪了,法国那家伙喝多了会乱脱衣服(平时也好不到哪里去),中国还曾经酒劲上头当场签字降低了海关进口税(后来悔得一周没出门),俄罗斯……呃,俄罗斯的话……脑海里浮现的某些可怕画面让他果断放弃了回想。

 

…所以不管怎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这样想着,亚瑟慢慢地站起身来。家里静悄悄的,美国那个精力充沛的家伙不该还在睡,是早上出去了吗?

 

是的,没什么大不了,大家都是存在并经历了数百年历史的,由国民意识形成的类人个体而已,因此并不拥有也不需要像普通人类那般的,难以解释又会产生麻烦或者尴尬的感情。

 

“美国?“他站在楼梯口望上去,试探性地喊了一声,并没有收到回应,”你在吗?美……“突然响起的震动铃打断了英国人的话音,亚瑟接起来,并悄然收回了准备踏上阶梯的脚步:“马里欧?已经到达了么…请稍等,我这就出去,不,没必要进来,好的。“

 

引擎声在屋外由远及近响起,经典造型的灰色宾利稳稳停在了大门外,他看看手表确实到了需要回去的时间,拿起沙发上揉皱的外套,朝门口走去时顿了一下又转回来在桌面上留了张说明情况的便签,越过摆放着漂亮瓶装玫瑰的玄关,缓步出了房门。

 

“日安,祖国先生。”

 

“日安,马里欧。“打开车门坐进去,向他可靠的秘书得体地微笑颔首,英国从不会在他的人民面前流露出疲态或软弱的一面。

 

车子沿着整齐的铺路石缓缓向林荫道驶去,在茂密的行道树完全遮住别墅起伏的红色屋顶和漂亮的尖塔之前,收回视线的亚瑟没有留意到到在某扇窗后闪烁了一下的,镜片反射的微光。

 

 

弗朗西斯秉承着他一贯的随性精神悠哉地迈进休息室时,意外发现某个平时早已准备得当在督促别人的家伙一反常态地整个人伏案不起,边散发着消沉的气场边嘟囔“好想死好想死…“之类的话,一望即知是什么情况的法国人习以为常地叹了口气:“……英国。”

 

鸵鸟姿势的某人抖动了一下,声音闷闷地从手臂与桌面的空隙间传出来:“我要戒酒……“

 

“你这话都说过几百次了啊小少爷?“弗朗西斯懒洋洋地拢着柔顺的金发,绕到对面优雅地拉开椅子坐下。“上次坚持到第几天?不,上上次呢?哥哥我可是记得有一次你早上说戒酒晚上就去pub了。”

 

“闭嘴,胡子。这次是认真的,今后绝不再碰朗姆和金酒什么的了,龙舌兰也要say no!苦啤…呃偶尔一点说不定没关系,还有威士忌也…会戒的吧,大概,可能,也许……”该死,为什么都过了中午时间头仍然还在痛啊?而且原定今天下午的扩大会议还不得不来参加,想要借由他不出席而争夺话语权的国家可不在少数,更烦躁的是彻底清醒之后,昨天自己酒后发疯的画面就一幕幕地闪现出来,顿觉堂堂大英帝国的形象简直丢过了大西洋去,如果传到敬爱的女王陛下那里他绝对要羞愧得当场自刎谢罪。

                                                                                                                                                                         

“哈哈哈哈好决心,不过呢英国,你们家的人除了喝酒还有别的方式发泄情绪么?总该不会在家里喝喝茶,绣绣花,一边聊聊‘今天天气真不错’就压力消除光光了吧?这可是老奶奶的生活方式呀~还是说,足球?噢我还记得上次在俄罗斯——“

 

“哟~!★大家还好吗?世界的Hero我及时到场了哦!人都来齐了吗?”

 

突然间门被大力打开的声响伴随着打招呼的高分贝打断了亚瑟酝酿中的反击,而对自己恰好中止了第N次英法大战毫不知情的美国青年带着一阵风大步走进房间,标志性的闪亮笑容一成不变地挂在脸上,活力到令人烦躁——仿佛睡眠不足和宿醉跟他丝毫不沾边儿似的。

 

“笨蛋,这边是休息室,隔壁过去才是会议室啦。”英国的吐槽仿佛本能反应般永远先于意识自动自发,同时费力地试图从桌面上撑起来,阿尔弗雷德咬着可乐吸管歪头盯着他看了两秒,一双蓝眼睛澄澈得像是不掺杂任何情绪,然后倒是转头问弗朗西斯:“他怎么啦?”

 

法国人事不关己地撇撇嘴站起身来,“酒精事故。”他拍拍西装外套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边向门口的方向走去一边姿态十足地向后挥手,带起一阵玫瑰味的香水后调:“哥哥我可不负责看管酒鬼,会议快开始了,你们准备好了就早点过去哦~”                                                                                                                                                                                 

 

“喂弗朗西斯你个混——”

 

毫无杀伤力的怒吼撞在了已经关闭的门上,无声地滑落在了突然安静下来……不,回响着呼噜呼噜吸可乐声音的微带尴尬的空气里。亚瑟感觉有些烦躁,或者说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现在那家伙在旁边让人更加烦躁了而已,他重新伏回桌面,指望着对方直接跟在法国青蛙后面离开房间,但过了半天都没有响起脚步声和关门声,便疑惑地一抬头,美国放大了几倍的脸庞毫无预兆地出现在眼前,惊得啊一声就连人带椅子向后栽去。

 

阿尔弗雷德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人往回捞,总算是堪堪在一个危险的角度维持住了微妙的平衡,在亚瑟还没完全回过神来的时候顺势把他按回来坐稳,然后蹙起眉头抱怨道:“真是的英国,明明没什么运动细胞玩什么杂耍啊,刚刚那一下如果不是我在的话你回去要躺一个星期了哦。”

 

“那……”绿色的瞳仁刚恢复了焦点又马上燃起了不平:“那说回来到底是谁的错啊,不要恶意吓人好不好!”说着他意识到那只手还抓着他的胳膊,更是责备地朝对方瞪视了过去,而罪魁祸首在眼神压迫下松开手后丝毫没有愧疚的意思,亮闪闪的眼睛一眨一眨义正言辞地分辨道:“Hero刚刚可是救了你哦。”

 

亚瑟一时语塞,确有此事的情况下也搜索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但英国式的高傲让他拒绝就此认输,于是转而寻找其他的攻击点:“反正搞破坏就是你一贯的专长了,话说为什么同样是昨天喝那么多你就一点事都没有!果然笨蛋不仅不会感冒也不会宿醉吗?哈哈~“

 

“诶~~~~“阿尔弗雷德却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一副无辜的表情盯着他看:”英国你是醉糊涂了还是年纪大了老糊涂了?Hero昨天喝的全部都是无酒精特调鸡尾酒啊~你忘记啦?“

 

……哈啊?

 

亚瑟 · 柯克兰本就不太清醒的大脑又当机了一次。

 

什么“你忘记了“……本来就抱着灌醉美国刺探情报的目的怎么可能不会让对方喝真的烈酒?酒吧的地点也是随机选择的,除非是……

 

啊啊,果然,怪不得。那个表面犯蠢,实则谨慎得不得了的家伙,的确有点麻烦呢……这样想着,那家伙还是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吵吵闹闹地在他眼前晃着手:“英国?英国!别发呆了,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中国在叫我们过去呢!“

 

“知道了知道了,好吵……“

 

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也许不是非常重要,但让人难以忽视又辨别不出的,微妙的不协调感。

 

如同骤雨来临之前的预感。


注1:都铎风格:都铎式的豪宅在美国的旧街区很受欢迎,这类风格的特点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屋顶轮廓线以及半高的门面。19世纪初引进美国的都铎风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欧洲中世纪的英格兰家园。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你住在都铎风豪宅中,你可能会渐渐喜欢上故事书的感觉。是的,一切就像故事书里面的感觉。屋顶窗(Dormer windows),充足光照的卧室,以及旧时期的木材都是都铎风的象征。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