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_夏日十字路口

米英奥洪东欧异色|仅提及不作预警|

【米英】Drunk or Dear(四)

*没写完瞎发,tag先不打了



都是会议室里温度适宜的空调和质地柔软的座椅的错。

 

“关于此前政策调整使货币实现预期中同比增长所带来的后续问题是……”

 

冗长繁杂的发言和循例定式的议题讨论编成一张无形的细密的网,将亚瑟整个人罩进去,声音和视野像被屏障隔离开一般愈加模糊,奋力抵抗的意识败给了少眠与宿醉余力带来的沉重倦怠感,最终还是放弃抵抗昏睡了过去。

 

梦境沉沉将他包围,是的,国家意识体也会做梦。但多数并非是那种政治性的愿景或对未来的展望,而更像是普通人类一样漫无目的的随想,或是对往日经历的回忆。

所以他现在正站在那片广阔得像是无边无际的草原上,从四面八方吹向他的是温暖的春季的风,大片大片的云从高空快速掠过头顶,野生动物在远处肆意地奔跑,而“那孩子”,就在齐身的高草之间,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安静地扬起脸望着他。亚瑟记得自己向对方伸出手,金发如灿烂阳光一般的小天使便跑过来用柔软的小手牵住自己,喊他英吉利,边大声笑着边摇晃着两人拉在一起的手,受到那笑容感染的亚瑟也不由得微微弯起了嘴角。

他还记得自己在那片大陆修建起房屋,手把手地教他学习如何使用刀叉、演奏小提琴,练习骑马和射击,学习各种必要的礼仪和知识。在英国数不清的海外殖民地中,北美十三州无疑是特别的,那不仅是因为当时的帝国已经不再追求经济掠夺式的统治,更因为亚瑟——或者说是他的人民——是如此迫切地想要一个崭新的、更加宽容和自由的(尽管他一度恨死了这个词)和本土不一样的世界*。在新大陆实行的经济,政治,宗教政策也好,WASP*也好,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生的,同时因未知而充满希望,正如那孩子一样。

年幼的阿尔对一切东西都感到好奇,他总是精力旺盛,劲头十足,学起东西来比谁都要快,不守规矩调皮的时候也过了头,他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的孩童般,对着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不断地追求探索,并且尚不会因通货膨胀或是金融政策之类的烦心事而在文件台前苦思或在会议桌边和大臣们没完没了地枯燥争论——这指的是亚瑟自己。他在自己广阔的天地里奔跑,像狮子或雏鹰般一心一意地向着更高更远成长,不论是在英国注视着的时候,还是在英国无暇顾及的时候。最终他追上了他的脚步,又笑着把他抛在身后远去。

而亚瑟总是下意识地拒绝将那个怀抱兔子的小天使和现实中的美国划等号,说是自欺欺人也好,那道分隔线让他感受到心安,所以在会议桌上和美国辩论商讨的时候,聚会上和美国斗嘴嘲讽的时候,他可以保持着心态的平和(情绪是另一回事)。然而在梦境意识里,他才会真真切切地感受着这两个形象的合而为一,是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阿尔弗雷德。

从年幼时起,总是望向远方的那个孩子,漂亮的蓝眼睛里有着太多的野心和期望。

从一开始亚瑟就知道他终究是留不住的。

不知为何感觉耳边越来越嘈杂,亚瑟皱了皱眉,但还没从不合时宜的睡眠里缓过神来,他似乎梦见了一些阿尔弗雷德小时候的糗事,半梦半醒之间就咕哝出了声。突然一股不轻不重的手劲从他的后脑一击就把他前额咚地一声砸到桌面上,痛感彻底把困意拍了个粉碎。

他满目怒火地抬起头,果不其然身边除了一圈吃瓜群众和惯例拿着凶器但还没来得及下手的俄罗斯之外,罪魁祸首明显是最近处那个还攥着空拳的金发碧眼的家伙。

“美国你个混蛋怎么不给我去死!”

旁观两人满屋狂追场面的弗朗西斯抱着手臂发表了中肯的评论:“嘛,笨蛋教出来的另一个笨蛋,总之就是一对儿笨蛋啦。”

 

傍晚的冷餐会是向来国际会议之后的传统,虽然这次临时研讨会的性质稍为随意一些,但惯例仍然(在一致要求下)得以保持,拜美式的超强行动力所赐,虽然准备时间稍嫌仓促,餐会的标准却丝毫没有因此降低。地点选在附近的某座私人会所,是有着宽敞庭院和花园泳池的漂亮现代风格建筑,餐厅被布置得典雅又不过分夸张,由室内乐团演奏的轻柔弦乐回响着,在令人放松下来的气氛中国家们分散开来三三两两地低声交谈,这促进合作关系的良好时机也算是会议的延续。

亚瑟在桌旁挑选甜品的时候王耀端着香槟杯闲庭信步晃了过来,顺手从三层架子上拈了块桂花糕,至于为什么会有桂花糕这种中式食物出现——这是由于策划方的安排,餐会的一部分是由各国提供的特色点心,意大利提拉米苏和法式玛德琳,德国黑森林蛋糕与日本和果子摆在一处,颇有世界博览会般的多元文化风格。王耀微笑着跟他来了几句无关紧要的寒暄,然后就揶揄地问他:“眉毛,听说你戒酒了?”

对方的社交笑容实在过于无懈可击了,英国索性摆出绅士那一套得体又尖锐的仪态:“亲爱的先生,是你开始把精力和金钱花在了无关紧要的买卖情报工作上,还是某只青蛙过于多嘴了呢?前者的话我希望能够从中抽成,如果是后者,那么你很快就不会再看到他的存在了。”说罢,侧身从桌上优雅地夹了块蔓越莓挞到自己的盘中。

“啊呀呀,不要讲这样的话嘛。”王耀的笑容八风不动,充分体现了作为一个古国的大度气质:“近来正值中法文化交流月,双方就世界相通的艺术风俗和文化发展进行了充分的了解和学习,也对某些具有趣味性的国际相关讯息进行了友好的探讨呢。”

“真亏你能把无意义的八卦说得像正经事一样啊……”


评论